快速导航×

分类
13岁少年疑杀10岁堂妹,父母申请将他送少管所重新做人2020-04-24 12:56:49182

13岁少年疑杀10岁堂妹,父母申请将他送少管所重新做人(图1)

两家挨着,左边是遇害女孩家,右边是嫌疑人家

失联4天后,小婷(化名)最终没以关心她的人所渴盼的那样平安归来。距家门口300多米远的灌木丛,曾是大伯家养虾的地方,她曾去过多次,如今却成了生命的终结之地。她的遇害,令人无比痛惜,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嫌犯竟是未满13岁的堂哥。一边是被杀的孙女,一边是被抓的孙子,60多岁的奶奶陷入了无尽的痛苦和折磨中。

一个正上网课的少女,何以遭此毒手?在情理与法理、无罪与重罪之间如何平衡?很多人都在追问。案件侦破后,嫌犯父母也即小婷的大伯大母写了申请,要求把儿子送到少管所“好好管教”。然而,生命不会重来,为时太晚了。

命案,改写了两名少年的命运,给家庭带来了永久的伤痛。

郑报全媒体记者 石闯 文/图

发自安徽郎溪

10岁女孩离家后失踪

郎溪,地处安徽东南边陲,皖、苏、浙三省交界处。梅村,位于县城东部,郎川河穿境而过,绿茶满坡,典型的江南水乡村落。10岁少女遭13岁堂哥杀害的案件,骇人听闻,让这个仅有3400多口人的村庄陷入舆论的漩涡。

4月21日中午,在郎溪县涛城镇梅村村杜家湾,小婷家的两层小楼大门紧闭,空无一人。一位上了年纪的村民采茶回来路过,禁不住一声叹息:“多好的家啊,这下子算是败了。”

一周前的4月14日下午5时33分,涛城镇派出所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梅村村杜家湾组村民杨涛(化名)报警称,自己的独生女小婷中午从家中出去,至今未归。

接警后,民警立即寻找并同时上报。郎溪县公安局及时安排刑侦大队侦技人员赶赴现场开展工作。经过一天紧张工作,小婷仍处于失联状态。

第二天,郎溪县公安局发布了“全城寻人”通报,而@公安部的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也在微博上呼吁寻找。在这则通报里有一张监控视频截图,显示14日上午11时17分,扎着马尾辫、穿着蓝色上衣的小婷,一边从村里巷道走过,一边回头看看身边的白色小狗,然后消失在了监控的盲区里。

这是这个普通女孩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后身影。

从小婷失踪第二天起,“10岁的小婷,你在哪里”信息在郎溪乃至宣城市的朋友圈刷屏了。

一名村干部告诉记者,他们发动了50多个村民在小婷的家附近展开搜寻,房前屋后,茶山、池塘、稻田等找了一遍,但始终未果。

女孩遇害,不到13岁堂哥是犯罪嫌疑人

24小时过去了,48小时过去了,72小时过去了……10岁少女接连失联数日且毫无音讯。

村干部表示,在小婷失踪的那几天,来了许多警察,还带来了警犬。“白天到处搜,晚上我们陪着民警挨家挨户走访,全村上千户全都问询了。”这名村干部说,“大家都意识到小婷可能出事了,比如意外落水,也一度将怀疑对象瞄向村里上年纪的光棍汉。但没一个人会想到,嫌犯竟然是和小婷家门挨门的13岁堂哥”。

“出事那几天,没人留意到13岁的小旦(化名)。他个头过了1.6米,看起来很平静,像没事儿似的。”一位村民说,这孩子力气大,干活是一把好手,性格有点暴躁,打过架。出事后他们曾见到小旦还骑着电动车上街。“一些邻居问他妹妹找到没,他说还没有,和平常没啥两样。”

一些村民说,小婷是独生女,出了门又是大伯家,与堂哥年龄相差仅3岁,平时就经常去大伯家走动。俩孩子一起玩耍,相处得还行,没见他们吵闹过。

那么,无故失踪的小婷究竟去了哪里?迷雾重重。直到4月18日上午,谜底随着一则不足300字的警情通报揭开。

郎溪县公安局通报称,接警后第一时间组织警力,通过走访调查、分析研判、轨迹追踪等,失踪女孩可能已被侵害。4月15日,立即启动命案侦破机制。通过大量工作,于4月17日晚将重大作案嫌疑人小旦(男,2007年7月出生)抓获。

经审讯,小旦交代了4月14日中午将小婷致死的作案过程。4月18日上午,根据小旦供述并经现场指认,警方在梅村村一灌木丛中找到小婷的尸体。

女孩生活在单亲家庭,由奶奶照顾

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在家门口被杀害,其未满13岁的堂哥竟是凶手!这一起惊人血案震惊了四邻。4月18日上午,当众多警察带着小旦指认现场时,附近聚集了数百名围观的村民,又痛惜又愤慨。

而这起案件也引起社会的关注,很短时间内便冲进了热搜榜第一位。

多名邻居证实,小婷是家里的独生女,长相清秀,性格腼腆,学习成绩还不错。“她的爸爸杨涛弟兄三个,杨涛排行老二,由于家里穷,很小就辍学了,结婚也很晚,在外打工时认识了一个外省的女孩,婚后生下了小婷。”

“杨涛和妻子离婚好几年了,未再娶妻。他平时在郊区一家企业打工,还在镇上找了一份跑保险的兼职。”村民称,小婷的爷爷患病去世几年了,她的妈妈走后没再回来过,平时小婷一直跟着奶奶生活。

小婷在涛城镇中心小学上四年级,平时都是独自一人坐车去学校。“缺少了母爱的孩子,和同龄人比起来要艰辛一些、懂事一些。”一个村民说。

小婷的姑姑称,事发当天,杨涛上班去了,小婷年过六旬的奶奶上山采茶叶了,留下小婷一个人在家上网课,作业本还打开着,谁知下午1点多突然不见了。

一位村民称,小婷的奶奶回来后找不见孙女,快急疯了。“她有3个儿子,老三一直在外地打工,老大、老二在家门口,就发动亲人寻找。”这名村民称,“小婷奶奶还给小婷妈妈打电话,询问是不是她把小婷带走了。小婷的妈妈予以否认。”

记者在梅村村走访期间,多次联系小婷的亲人,但遗憾的是要么无人接听,要么给予婉拒。一名村民说,小婷的奶奶承受不了这一巨大的打击,整日以泪洗面,选择了到县城亲戚家暂住。而小婷的爸爸出事后基本没再回来过。

村民:嫌犯比较娇惯,爱玩暴力游戏

“小旦还差3个月才满13周岁。”一名村民说,由于村子大,农活忙,一般很少串门,“案发前几天,我还见过他,还打了招呼。”

案发后,记者看到,小旦家和小婷家挨着,也是空无一人。卧室门被涛城镇派出所贴了两张封条。厨房洗碗池的锅里浸泡着大米,还没来得及煮。

郎溪被誉为“中国绿茶之乡”,也是中国最大的绿茶生产基地。在梅村村,门前屋后、漫山遍野,绿油油的茶树随处可见。

一名村民介绍,出事的两家是亲兄弟,“小旦有个姐姐,打工去了。他的爸爸杨泽(化名)是小婷的大伯,爱折腾,以前养过虾,这几年承包了一些茶园,也从村民手里收购茶叶,转手卖给别人加工,赚点小钱。”

村里流传着一种说法,杨泽平时对小旦比较娇惯,小旦也爱玩一些暴力游戏。村支书陶德顺说:“小婷爸爸兄弟仨相处得还行,都是老实人,也没见啥异常。”他说,案件侦破后,杨泽夫妻俩在咨询警方后写了申请要求将小旦送到少管所,“在那里待上两三年,好好接受教育和改造,出来了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对他们一家来说,哥哥杀了妹妹是永远的伤痛和裂痕。”一些邻居说,对这个家庭来说,面对的将是一连串难以破解的困局。

那么,小旦的作案动机是什么,是怎样将堂妹杀害的?郎溪县公安局政工室副主任王哲俊表示:“考虑到涉未成年人案件的特殊性,我们也不便对外进一步透露破案过程和细节。”

之前警情通报里有这样一句,“经分析,杨某婷可能已被侵害”。对此,王哲俊解释,侵害是统称,包括多种形式,现在案件正在侦办中。“小婷的遗体是完整的,嫌犯仍在警方控制中,目前只控制了他一个人。”王哲俊表示,他还没看到尸检报告。下一步,办案民警将进一步固定证据链等,依法依规办理案件。

未成年人犯罪争议再起

2019年10月20日下午,大连13岁男孩蔡某将10岁女孩杀害,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而安徽郎溪发生的这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再次使公众忧思不断。人们不断追问未成年人保护的真正含义,也再次引起了刑责年龄是否降低,或是否采取比收容教养更严厉惩罚的大讨论。

目前,《刑法》将“刑责年龄”规定为年满14周岁。对未满14周岁的施暴者,只能收容教养。

一些网友建议,对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死、强奸、抢劫等重罪,尤其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重罪,应当不受入刑年龄限制,不设置年龄门槛。这是为了有效避免未成年人犯罪的低龄化,避免犯罪年龄越来越低的问题。

对此,北京富力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殷清利认为,从实际情况出发,虽然近年来屡屡出现儿童杀人等恶劣案件,但仍属极少数个案,不应轻易改变我国对儿童予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刑事司法政策,以此来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他说:“预防未成年人犯罪,需要家庭、学校、社会三管齐下,形成合力,加强青春期教育、心理矫治等,预防其滑向犯罪深渊。一定要从小给孩子灌输法律意识和法制观念,教育孩子尊重他人、敬畏生命。这不仅仅是法律议题,也是社会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