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分类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稳定币在现行机制下能否完全承担支付结算功能还不确定2019-12-26 10:00:28122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稳定币在现行机制下能否完全承担支付结算功能还不确定(图1)

12月21日,“2019中国金融学会学术年会暨中国金融论坛年会“在北京召开,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在主旨发言中,指出全球稳定币的宏观政策挑战是多方面的。

陈雨露在发言中指出,稳定币带来的挑战,一是对支付体系的影响。稳定币的使用可能带来两个挑战。一方面,稳定币在降低支付成本方面潜力较大,但其交易和支付的信息独立于现有支付体系之外,也会给央行和货币当局的监管带来挑战。另一方面,稳定币发行机制与央行货币发行机制不同,在现行资产负债表机制下,能否完全承担支付结算的功能还不确定。一般来讲,在清算量非常大的支付体系,央行的准备金难以应对支付所需时,会通过透支来满足。稳定币发行受资产负债表限制,缺乏灵活性,在清算量较大时可能难以发挥好支付结算功能。

二是对金融稳定的影响。稳定币可能削弱资本管制的效果,并影响国内金融稳定。以“天秤币”为代表的全球稳定币为资本的跨境流动提供了较大便利,但同时亦可能对部分经济体的跨境资本流动形成冲击。资本管制效果的弱化可能影响国内金融稳定。实施资本管制经济体的国内金融市场往往不够发达,难以有效应对跨国资本流动对金融市场的冲击。但是,全球稳定币为资本的跨境流动开辟了新渠道,使资金可以自由进出受管制经济体的金融市场,加剧国内资产价格波动,影响金融稳定。

此外,如果全球稳定币网络设计不当、缺乏监管或未能按预期运作,也会给金融稳定带来新的风险。比如,发行方无法按需要将稳定币兑换成本币或无法按时结算付款,可能会带来信用和流动性问题。又比如,稳定币的信用、流动性、市场和操作风险管理不力,持有人可能因此丧失信心,导致挤兑,极端情况下可能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

三是对货币政策的影响。全球稳定币会冲击一国的货币主权。稳定币的潜在用户基础巨大,有可能在个别司法辖区具有系统重要性,在全国甚至全球范围内替代现行货币。稳定币对弱势货币的威胁更大。在通货膨胀率高但是机构控制力弱的经济体,当地货币可能会被抛弃,转过来选择外币稳定币,这会导致新的“美元化”趋势,损害相关经济体的货币政策、金融发展和长期经济增长。

货币主权受到冲击后,对一国最直接的影响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效力降低。从货币政策角度看,一方面,稳定币可能削弱银行的信贷创造能力,降低货币政策有效性。稳定币对法定货币的替代可能造成银行存款的大量流失,并降低货币乘数。货币政策的信贷传导机制必然受阻,央行货币政策的效力会大打折扣。

另一方面,稳定币也可能降低货币需求的稳定性,加大货币政策的制定难度。稳定币不仅仅具备货币属性,还在一定程度上具备金融资产属性,可为持有者带来收益。一旦居民对稳定币的偏好上升,不仅可能出于交易需求将活期存款转换为稳定币;还可能出于投资需求将定期存款、储蓄存款等“准货币”转化为稳定币,进一步加大广义货币量的统计难度。对于以货币供应量为政策中介目标的央行来说,货币供应量指标精度的下降意味着货币需求可测性的下降,央行难以据此决定需要供给多少数量的货币才能维持货币的供求平衡。因此,稳定币也可能加大货币政策制定的难度。

四是对国际货币体系的影响。目前多数稳定币都将美元作为唯一或主要的储备资产,如泰达币按1:1的比例锚定美元,“天秤币”此前公布的储备资产计划中,美元占比也超50%。英格兰银行认为,尽管美国经济总量占全球比例越来越小,但美元仍占据货币市场主导地位。各国被迫囤积美元,导致储蓄过剩及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也导致全球低利率,加大了央行在经济刺激方面的难度。据此,稳定币,尤其是锚定或主要锚定美元的稳定币,其国际使用可能会进一步增强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当中的主导地位,遏制多极化国际货币体系,包括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

陈雨露表示,“五年前,人民银行启动了数字货币的研究和法定数字货币(DC/EP)的研发。一方面,要增强法定货币体系对未来数字经济生态的适应性;另一方面,也是要应对全球稳定币的挑战。当然,主权数字货币的发行也存在着‘狭义银行’效应,需要我们供给相应的理论创新成果和应对政策。”